中央人民政府網站  |  省委  |  省人大  |  省政府  |  省政協
您的位置: 青海省人民政府網 / 政務公開 / 新聞動態 / 近期關注

溫泉集鎮:車輪上的沉寂與繁華

來源: 青海日報    發布時間: 2020-09-15 08:58    編輯: 許娜         

  車子在路邊一幢正在裝修的二層商鋪面前停下,皮膚黝黑的豆拉加關上車門,三步并作兩步走了過去。

  “老板過來啦!”在門口干活的工人操著一口四川口音熟絡地跟他打招呼。

  “嗯,過來看看。”一樓的12間鋪面有幾間已經裝修妥當,樓上23間房子,豆拉加打算開家賓館。

  “放心,下個月肯定能完工。”

  站在二樓向窗外眺望,長長的214國道上車來車往。一位大車司機從對面的飯館剔著牙慢悠悠地走出來,不一會兒便開著車消失在道路的盡頭。

  這個豆拉加再熟悉不過的場景一下子把他的思緒扯回到了幾年前……

  

  即將步入人生第50個年頭的豆拉加是海南藏族自治州興海縣溫泉鄉長水村人。他眼中的家鄉跟外人對這片土地的了解并無二致,地處高寒地區、山大溝深幾個詞就可以概括全貌。

  的確,作為一個純牧業村,全村近500戶、2000多人分散居住在海拔近4000米的地方,收入渠道單一,草山質量不高,還得應付雪災等自然災害。

  30多年前,人們很少有外出闖蕩的念頭,思想活泛的豆拉加在17歲時提出想跟著外來人一起做些販賣牛皮、羊皮的生意時,他的父親就難以理解。

  但也正應如此,面對幾乎清一色的外地商人,鄉親們更愿意選擇跟知根知底的豆拉加做些買賣。一來二去,這個初出茅廬的年輕人很快掌握了其中的門道,也有了更開闊的眼界和想法。

  “當時在村里的溫泉邊上有條公路,為了方便路邊開了幾家飯館、商店,還有糧站、運輸站、寄宿學校。時間久了,都叫它溫泉點。”眼光獨到的豆拉加將分家得來的幾十頭牛羊悉數變賣,又從銀行貸了款,在這里蓋起了兩排鋪面,自己開了間超市,其余的全部租了出去。

  當時這個地方的繁華程度從溫泉點這個名字上可見一斑。寥寥幾家飯館、旅社,經營者大多來自循化撒拉族自治縣、化隆回族自治縣等地。由于前后沒有停車休息吃飯的地方,進入果洛藏族自治州、玉樹藏族自治州的大車司機往往選擇在此駐足。隨著社會經濟不斷發展,穿梭在這條國道上的車輛漸漸多了起來,溫泉點有了“火”的前兆。

  

  時間很快來到了2005年。

  這一年,為保護三江源地區的生態環境,興海縣開始實施生態移民項目。按照規劃,長水村的100戶牧民將搬遷到溫泉點附近。4間新房,只需自籌1萬元。面對這樣千載難逢的機會,不少牧民卻打起了退堂鼓。

  “搬下去靠啥生活呢?”拿了幾十年牧鞭的萬卓一家五口,條件在村上能排中等。對他來說,自籌款不是什么難事兒,難的是今后的路該怎么走。

  “以后這市場慢慢就發展起來了,你在路邊開個鋪子,做點小生意,比住在這里強多了……”

  “不會做生意,搬下來沒法生活。”思前想后,膽小謹慎的萬卓放棄了搬出去的機會。但令他沒有想到的是,7年后,他又帶著家人搬到了集鎮上。不僅買了院子,還開起了賓館,只是成本跟當年的1萬元相比,上漲了很多倍。

  當然,這是后話了。

  

  100戶牧民的到來為溫泉點注入了一股發展動力。告別了草場和牛羊的人們逐漸適應了放下牧鞭的生活。看著國道上川流不息的車輛,牧民的經商頭腦逐漸“蘇醒”。

  超市、飯館、旅社、修車行……

  一家、兩家、三家、四家……

  溫泉點變得熱鬧起來了。其實,剛搬下來那會兒,原本住在三社的夸毛葉和家人也陷入了迷惘。看到周邊商鋪人來人往,她有點動心。為了學門手藝,她和丈夫一商量,直接去共和縣恰卜恰鎮下街租了間鋪面,雇了廚師,開起了飯館。

  相比夸毛葉這樣的搬遷戶,來自四川都江堰的張仕康似乎更像個“原住民”。1996年就到河卡鎮開飯館的他一直在注意這個行業的最新動態。2000年,他敏銳捕捉到溫泉點的發展前景后,毅然決然離開河卡把飯館開到了這里。

  “25平方米,五張桌子,一天至少能有一二百元的收入。”

  2013年,長水村實施了游牧民定居點項目。跟8年前一樣,又有108戶牧民從腦山搬了下來;跟8年前不一樣,隨著路邊經濟的不斷升溫,溫泉點已經蛻變成為一個頗具規模的小集鎮。

  “那幾年正是集鎮發展最好的時候,街邊地段好一點的鋪面一年房租至少5萬元,最差的也得3萬元。中午飯館全部爆滿,想吃碗飯還得排隊……”一絲得意的微笑,在豆拉加的嘴角倏忽而過。

  每到飯點,張仕康的“成都飯館”算是最火爆的一家。到了月底一算賬,兩三萬元不在話下。

  “那會兒生意還可以。”老張嘿嘿笑著。但這種熱火朝天的局面,隨著共玉高速的通車戛然而止。

  

  2017年8月1日,共和至玉樹高速公路正式通車運營,結束了我省青南高原沒有高等級公路的歷史,成為青藏川滇黃金旅游線的重要路段。

  相比這條被稱為通往玉樹地區“生命線”的高速公路,運營多年的214國道顯得有些過氣,這也讓溫泉集鎮的發展在到達一個高潮后開始走上了下坡路。路過的貨車越來越少,愿意在集鎮停留的司機越來越少。

  來自河南的閆紅霞經營著一家果蔬綜合商店。在她印象中,2017年的那個冬天格外寒冷,商店的營業額下降了三分之二。“一看人少了,街道兩邊關了十幾家鋪子,好消息是房租也開始下跌。”

  

  曾經熱鬧非凡的集鎮日漸冷清。“今后的生活怎么辦?”成了大家在街頭巷尾碰面時的口頭禪。

  依國道而生、靠國道而火的溫泉集鎮究竟能否另辟蹊徑?2018年,隨著37戶易地搬遷牧民落戶定居,這道命題變得更加緊迫。

  “其實村上一直有溫泉資源。扶貧工作開始后,我們便嘗試開發溫泉點地熱資源。”從依靠“資源”到尋找“資源”,精準扶貧讓長水人嗅到了“機遇”。已經成為村黨支部書記的豆拉加開始為全村的發展出謀劃策,“做這個決定之前,我們也四處學習‘取經’。一開始心里沒底,先投了20萬元做了一個小型藥浴館,來的客人多了,這才擴大規模,并以每年10萬元的價格承包給村民拉增杰。”

  “不少大車司機特意到這兒泡個溫泉,解解乏,還有周邊村子、縣城的人也專門過來游泳。剛承包那年收入差不多有30萬元,去年達到50萬元。今年因為疫情原因經營時間不長,但最近來的客人不少,那天我算了算,也有20多萬元收入。”每天150人左右的客流量讓拉增杰信心滿滿。

  來的人多了,市場就有了人氣。隨著慕名而來的客人逐漸增加,長水村駐村干部松熱尖措發現,集鎮的發展開始回暖。這讓不少堅持下來的商戶看到了希望,也讓更多年輕人選擇回鄉創業。

  26歲的桑德措和24歲的多杰南吉是姐弟倆。參加過縣上組織的烹飪培訓后,去年兩人在集鎮上開了一家藏餐吧,現代化的裝修風格加以藏族傳統文化的獨特設計,讓它在附近不少藏餐吧中脫穎而出。

  “除了路過的客人外,本地人也愿意過來吃飯。特別是年輕人很喜歡到店里舉辦一些活動。”

  兩年前才搬下來的郎杰加曾經是村上的貧困戶。2012年,妻子吾曲得了宮頸癌。后來,大女兒多杰卓瑪又住進醫院,讓本不富裕的生活雪上加霜。為了還債,他挖過蟲草、做過石雕,還加工過藏袍。

  去年,郎杰加貸款開了家洗車行。冬天去干裝修,再加上挖蟲草、采蘑菇的收入,日子過得一天比一天好。

  今年開始,興海縣加大了對當地旅游資源的開發力度。隨著文旅融合發展的探索不斷深入,溫泉鄉黨委副書記華青加覺得溫泉一定能夠搭上鄉村振興這趟快車。

  豆拉加正在裝修的賓館后院,一個2000多平方米的小型交易市場已現雛形。幾公里外,興海縣唐蕃古道(溫泉段)景區建設項目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設之中。

  豆拉加說:“過不了多久,這片地方又會變得熱鬧起來。”(咸文靜 孫海玲)

  采訪手記

  “古鎮”涌“新潮”

  雖然已經過去20多年了,但豆拉加還記得自己剛做生意時的情形。由于山大溝深、交通不便,要想打聽市場行情,他得去近100公里外的果洛藏族自治州瑪多縣花石峽鎮打電話詢問西寧市場上的牛羊價格。去趟西寧,至少得花幾天時間。這樣辛苦的打拼給他如今的發展奠定了基礎,也正因如此,他才格外珍惜集鎮擁有的發展平臺。在馬路經濟遇冷的今天,通過旅游業帶動其他產業的發展,這是寶貴的機遇,也是未知的挑戰。

  溫泉集鎮是個平凡的集鎮,更是個特殊的集鎮。雖然沒能親眼看見它的“黃金時代”,無法想象幾年前人潮涌動的繁華,但通過商戶們的描述,多少有了些認識。在十幾年前,那些所謂的“趕上了好時候”的牧民和外地創業者無疑是充滿魄力的,特別是第一批搬遷到集鎮周邊的牧民,解放思想,大膽地進行探索與嘗試。時代也對這份投資給予了豐厚的回報,214國道上的滾滾車流給集鎮帶來了人氣,也給牧民留下了財富。過去全村人只有一種角色——手拿牧鞭的放牧人,搬到集鎮后他們擁有了五彩斑斕的新“活計”:開賓館、開超市、開飯館,就算自己沒有能力獨立經營,在家門口打工也有頗多選擇。

  天南海北的創業者加盟,讓這里的人胸襟更加開放、包容,也讓小集鎮駛入發展的快車道。從狹隘的角度考慮,共玉高速的開通對于溫泉集鎮來說并不是一個好消息。這種劇烈的沖擊一度讓生活在這里的人們對未來感到迷茫。但世界給你關上一扇門,就會為你打開一扇窗,得天獨厚的溫泉資源讓集鎮再次迎來了發展的春天。

  這種轉型是明顯的。與老一輩相比,長水村的新生代有了更開闊的眼界和抱負。現代化的裝修公司、時尚高檔的藏餐吧……不同于過去的飯館、賓館,這些年輕人給集鎮增添了更多元素與活力。

  當然,這種轉型也是緩慢的。溫泉資源的開發正在進行當中,慕名而來的游客也不能跟幾年前相提并論。無論是實現文化與旅游的深度融合,還是將溫泉打造成當地除賽宗寺之外的第二張金名片,都任重而道遠。可正如采訪中所了解到的那樣,這一兩年,集鎮上的人越來越多,客流量也有所回升。就像一條起起伏伏的曲線,所有人都期待著,溫泉集鎮能夠再次走向高峰。(咸文靜)

网易购彩网-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