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當前位置:華訊首頁 > 最熱板塊 > 正文

《中國金融》|供給型財政政策對美元走勢的影響

來源:華股財經 編輯:華股編輯 時間:2019年03月15日 20:15:41

原標題:《中國金融》|供給型財政政策對美元走勢的影響

作者|肖立晟 楊曉「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太平洋證券」

文章|《中國金融》2019年第5期

供給型財政政策對美元指數的影響機制

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沿襲了共和黨供給型財政政策。自里根政府以來,美國財政政策可大體分為兩類:供給型財政政策和結構型財政政策。供給型財政政策的主要措施為減稅,促進經濟內生增長。結構型財政政策的主要措施為減中有增的支出結構調整,如對高收入者征稅,增加研發投入等。供給型財政政策的實施者主要以里根、小布什和特朗普為代表,結構型財政政策的實施者以克林頓和奧巴馬為代表。本文主要探討供給型財政政策對美元指數的影響機制和效果。

稅改短期刺激經濟增長,推動美元,但影響幅度和時長不定。學術研究和經驗數據表明,減稅對經濟增速的拉動在0.03~0.09個百分點,中長期效果不佳。此外,稅改效果還受到當下經濟狀態的影響,如就業率飽和則更易刺激通脹而非經濟增長。

稅改長期會加大赤字和債務,拖累美元。從理論上來看,稅改推動經濟增長,經濟增長引起稅收增長,彌補減稅造成的赤字,自動實現財政平衡。然而這種理論設想得不到經驗支持,歷次減稅,財政赤字占GDP的比重都呈上升趨勢。

稅改改變稅率和稅制,直接投資和證券投資都會受到影響,但稅改對資本流動的影響方向并不確定。從國際收支平衡表來看,資金流動包括貿易、直接投資和證券投資。減稅會增加居民和企業可支配收入,導致貿易逆差增加,引起資金流出。稅率降低會引起國內外企業在本國直接投資,吸引資本流入。減稅提振經濟,加強資本市場吸引力,吸引資本流入。改變稅制,降低稅率,海外利潤要求回流美國,也會引起資金內流。

里根任期:供給型財政政策后期乏力,廣場協議終結強勢美元

基于供給學派和貨幣學派的理論基礎,里根采取擴張性財政政策、提高利率,目的在于重啟經濟增長并且抑制通脹。

里根第一任期效果卓著——經濟上行,美元指數高企。1981年通過《經濟復興法》,在貨幣政策方面穩定貨幣供給、財政政策方面降低稅收,將個人所得稅從最低檔14%和最高檔70%分別降至11%和50%。在公司所得稅方面,出臺了歷史上折舊年限最短的加速折舊條例,加大了對研發、技術型和服務型等稅收支持。在貨幣政策方面,提高利率水平,并于1983年3月開啟加息周期。

經過《經濟復興法》和稅改,短期內美國經濟上行,通脹下降。1981年底至1983年底,美國經濟增速由-4.6%上升至8.5%,通脹從8.9%降至3.8%,財政赤字占GDP比例由2.5%擴大至5.9%。1984年底,美國經濟增長開始回落,GDP增速降低到3.2%。

里根第二任期經濟動能衰減,財政赤字上升,貿易保護思潮崛起,對于弱美元的訴求加強。大規模經常賬戶赤字吸引眾多關注,里根意識到美國不再需要強勢美元,美元被高估逐步成為各國共識。然而,盡管1984年后經濟動力減弱,但美元指數上漲勢頭不減,1985年2月上漲至164的歷史高點。

此時,發達國家在協調管理匯率方面意見逐步趨同。1985年9月,G5國家(美國、日本、英國、德國、法國)簽訂《廣場協議》。廣場協議開創了政治層面、宏觀層面、貨幣政策、財政政策多重協調的先河。主要發達國家意識到世界貿易體系正面臨威脅。以日本為代表的部分發達國家,認為犧牲匯率比貿易全球化倒退更可取。

廣場協議主要是調整非美元貨幣對美元升值,特別是日元和德國馬克。廣場協議的匯率管理目標設定為美元指數下調10%~12%,美元兌日元從240降到214~218,美元兌馬克匯率從2.85降至2.54~2.59。會議最終形成了“無紙面記錄”形式,因其敏感性,發行公報并未對外公布具體信息。

廣場協議導致美元加速貶值,貿易逆差卻沒有減緩。匯率管理對貿易失衡的效果差強人意,美國開始進一步對日本和德國施壓,要求其采取經濟政策刺激本國經濟擴大內需。

小布什任期:供給型財政政策短期內支撐美元指數走強

小布什采取里根式供給型財政政策,在減稅的同時大幅增加財政支出——主要傾向于國防開支方面。2001~2003年,小布什政府實施寬松貨幣政策,聯邦基金利率降至1%的低點,促進房地產市場繁榮,并削弱美元。2004年后,小布什政府頻繁加息,刺破房地產泡沫,導致次貸危機爆發。

小布什第一任期內政策效果不佳,財政大量傾向于國防和醫保,而非振興國內經濟。美國經濟整體低迷,赤字增長,通脹上行。2001年,小布什推出十年減稅計劃,目標實現減稅規模1.35萬億美元,后于2001年、2003年分別提出1000億美元減稅計劃、3500億美元減稅法案。在降低稅收的同時,小布什政府大幅增加國防開支,改革醫療保險,增加對高科技、教育、環境等方面支出,導致財政赤字迅速擴張。2001年財政盈余占GDP的比重為1.2%,2003年財政赤字占GDP比重達到3.3%。

供給型財政政策在短期內支撐美元指數走強。2001~2003年,除了各項減稅計劃推出外,聯邦基金利率降至1%的低點,極大促進了房地產市場的繁榮。2003年第四季度GDP增速達4.8%。由于供給型財政政策支撐,初期美元指數并未因寬貨幣而走弱。2001年1月至2002年6月,美元指數一直保持在110~120。可見供給型財政政策在短期內對美元形成一定支撐。2004年美國GDP增速回落,但通貨膨脹抬升,美聯儲開啟加息周期。2004年開始連續17次提高利率,利率的高頻大幅上升最終導致次貸危機爆發,2008年3月美元指數降至歷史低位71。

特朗普任期:稅改提升財政赤字,頻繁口頭干預美元匯率

特朗普任期伊始,美國經濟已經開始全面復蘇。供給型財政政策對已經充分就業的經濟形勢火上澆油。稅改內容主要包括三方面:個人所得稅減稅、公司所得稅減稅以及對海外收入征稅制度改革。公司所得稅是本次稅改的重點,涉及三部分:下調公司所得稅稅率、改變稅收的全球征收制度和遞延原則以及建立新稅種。

美國稅改的主要變化是從執行全球征稅制過渡到屬地征稅制,促進美元回流美國。稅改前,“全球征稅制”和“遞延制”并行,根據“遞延制”,美國跨國公司在海外注冊和從事經營活動的子公司可以推遲匯回海外利潤。如果不匯回利潤或做類似分紅,就不用納稅。控股海外公司積累了大量現金,法律可行的用途是存入美國的銀行、購買美國國庫券等。海外公司的主要選擇是存入美國的銀行,實現免稅效果。稅改后,美國實行“屬地征稅制”并取消了“遞延稅”,1987~2017年,控股海外公司積累的在海外的利潤需要補繳稅收,2017年之后匯回美國的海外利潤則不再征稅。

根據歷史經驗,歷次供給型財政政策在第一任期會發生一定效用,但是后期動力不足且會導致通脹和赤字等問題。因此特朗普政府可預期的結果則為經濟后期動力不足,赤字上升,對美元形成一定拖累。目前美聯儲貨幣政策已有鴿派意向,未來對美元的支撐力下降。此外,特朗普稅改的特點是注重資本回流美國,加之在貿易政策方面的強硬態度,若資本回流美國,對美元來說仍然是一個支撐因素。

供給型財政政策后期對經濟支撐力不足。特朗普稅改基于較好的經濟環境,失業率達到歷史低位,擴大內需的影響主要體現在通脹。從里根供給型財政政策效果來看,里根政府時期稅改配合加息,政策環境與特朗普相似。稅改在第一任期前幾年會有一定效果,后期則會面臨嚴重財政赤字問題。特朗普第一任期,稅改會推高美元指數,第二任期則會對美元指數形成拖累。

美聯儲鴿派轉向,未來對美元支撐減弱。美聯儲自身加息周期與美元指數相關性較弱,我們梳理了六輪加息周期,每輪加息周期的幅度和頻率各有差異,對美元指數的影響并不一直。本輪加息周期時間長,加息幅度低,對美元的影響和市場預期密切相關。2018年稅改促進加息節奏加快,對市場造成預期外沖擊,短期內促進美元指數上行。隨著美國經濟增長和通脹走弱,美聯儲傳達鴿派取向,未來對美元支撐力下降。

特朗普稅改引起資金流入或者流出的不確定性較大。第一,減稅增加居民和企業可支配收入,必然會擴大貿易赤字,引起資金外流,雖然特朗普政府采取關稅政策保護本國出口抑制進口,但貿易赤字持續擴大。第二,公司所得稅下降,外國企業會提高在美國的直接投資,美國企業也會增加對內直接投資的比例。但是美國稅改后實行屬地征稅制,可能會促使部分企業將生產轉移至海外低稅國家。第三,美國稅改規定美國跨國公司需要把1986年后的海外利潤在8年內回流美國,稅改前跨國企業已有部分利潤通過購買美國國債、股票等方式回流美國,雖然存量利潤回流量不確定,但稅改后資金必然會流入美國。第四,稅改提振了本已較好的經濟基本面,但是隨著經濟基本面開始下行,資本市場處于高位,未來國際資本或將重新流回新興市場國家,不利于美元指數上升。綜合來看,稅改對美國國際收支平衡狀況的影響存在較大不確定性。

特朗普稅改會進一步拉升赤字,導致后期財政乏力,對經濟支撐不足。從歷次稅改經驗來看,即便稅改對經濟提振效果較好(如里根時期),財政赤字也會水漲船高,特朗普稅改力度較大且進行了稅制改革,稅改后期財政赤字不斷拉升。財政赤字上升不僅削弱供給型財政政策效果,而且容易引起重塑財政的輿論,這將不利于稅改的進行,如里根時期財政赤字在稅改幾年后被提上議事日程,奧巴馬為應付次貸危機而出臺的寬松財政政策導致赤字高企,引起后來的財政重塑。總體來說,共和黨傾向于采取減稅等擴張性財政政策,導致財政赤字高企,民主黨一般傾向于財政重塑,彌補共和黨的財政赤字。

總體來看,特朗普政府實施供給型的財政政策短期對美元指數形成支撐,但是目前稅改刺激效果已近結束,對美元支撐明顯下降。同時,特朗普關注貿易逆差和就業,口頭管理更傾向于“弱美元”。特朗普“非市場化”的管理模式會對美元指數造成擾動沖擊,導致美元指數產生較大波動。在下一任期,特朗普的稅改政策會進一步拉升赤字,導致財政乏力,對經濟支撐不足,對美元指數形成拖累。

(責任編輯 許小萍)

責任編輯:

相關推薦:

欄目分類
?

華股財經所載文章、數據僅供參考,風險自負。

提示:華股財經不作任何“加入會員、承諾收益、利潤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進行非法的理財服務。

華股財經為深圳市大贏家網絡有限公司旗下財經網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客服QQ:2491324951

排三和值300期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