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當前位置:華訊首頁 > 商業洞察 > 風險投資 > 正文

牧原股份 憑什么千億市值

來源:華股財經 編輯:華股編輯 時間:2019年03月15日 20:28:42

原標題:牧原股份 憑什么千億市值

盡管2018年凈利潤下滑78%,但牧原股份(002714.SZ)依舊站上了千億市值行列。

進入2019年,A股市場掀起了一波“雞飛豬跑”的爆發式行情,畜牧業板塊成為領漲二級市場的排頭兵,以“溫牧正雛”(溫氏股份、牧原股份、正邦科技、雛鷹農奴)為代表的上市公司股價連續高漲。

截至3月8日,牧原股份2019年以來累計漲幅高達89.91%。按照2014年1月上市發行價計算,短短5年時間其累計漲幅高達16.6倍。

公司實際控制人為秦英林、錢瑛,分別持有牧原股份股份60.56%、4.49%的股份,二人合計持有公司65.05%的股權,身價超過700億元,坐穩了河南首富的交椅。

隨著其市值規模的進一步增長,牧原股份成功超過雙匯發展(000895.SZ)和洛陽鉬業(603993.SH),后二者3月8日收盤時的市值分別為785.6億元和1028億元。牧原股份成功躋身河南最大市值的上市公司。

炒作邏輯

“雞飛豬跑”的背后是多項利好因素的疊加。

首先是價格持續回暖,2019年春節至今,國內生豬(外三元)行情進入持續上升通道。據行業網站豬e網價格曲線顯示,生豬價格已上漲至3月7日的13.67元/公斤。

同時受非洲豬瘟帶來的生豬跨省調運禁令的影響,部分傳統的非養豬重要省份,價格漲幅更加明顯。貴州、重慶等部分地區,外三元豬價超過16元/公斤。

其次是,行業供需關系的逆轉也導致價格觸底反彈。據資料顯示,國內生豬及可繁育母豬存欄量持續下降,也將造成生豬供求市場格局的逆轉。

根據農業部的消息顯示,2018年12月份,全國生豬存欄同比下降4.8%,能繁育母豬存欄同比下降8.3%,連續3個月跌幅超過5%的預警線。

業內人士指出,可繁育母豬存欄量的下降,決定了未來一段時間,豬仔可供應能力將出現剛性下降。這也意味著,今年下半年生豬上市量將偏少,豬價上漲的可能性預期比較明顯。

再次是,豬瘟及相關政策將導致行業出清,將更加有利于大型企業。

以美國市場為例,前十大生豬養殖企業市占率高達41.2%,其中前五大企業市占率為30.9%,市占率最高的Smithfield Foods達到14.5%。

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前十大養豬企業市占率僅為6.86%左右,前五大市占率僅有5.54%。

2009-2017年間我國年均生豬出欄約7.0億頭,按照生豬出欄體重115公斤/頭、生豬年均價格14元/公斤計算,我國生豬產業的市場規模高達1.13萬億元。但由于長期以來我國生豬產業以散養戶居多,行業集中方面仍有待提升。“大行業,小公司”格局明顯。

按照美國的發展歷程來看,中國生豬行業Top5未來能夠達到同樣的市場占有率,那么中國前五大企業的成長空間有5倍左右。

因此,受益于疫情的集中度提升,可以看做是牧原股份的炒作邏輯所在。

千億含金量

在躋身千億市值行列的同時,牧原股份的業績卻出現大幅下滑。

據2018年業績快報顯示,公司去年全年實現營業收入133.88億元,同比增長33.32%;但歸母凈利潤卻大幅下滑78.01%,為5.20億元。呈現出增收不增利的情況。

盈利水平與2017年同比大幅下降,公告解釋稱,主要原因是,受非洲豬瘟的影響,2018年生豬價格較2017年明顯下降,公司商品豬全年銷售均價為11.61元/公斤,較2017年下降19.96%。

根據Wind前瞻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從頭均單價來看,受豬周期影響,2016-2018上半年生豬頭均單價呈下降趨勢,生豬市場低迷。

其中,溫氏股份頭均單價從2016年的2197.84元下降到1431.57元,下降幅度高達35%;牧原股份頭均單價從2016年的1799.54元下降到1155.12元;正邦科技、雛鷹農牧面臨同樣的情況。

2018上半年,溫氏股份和牧原股份頭均毛利下降到100元以下水平,毛利率下降到個位數水平;而正邦科技和雛鷹農牧則出現虧損,正邦科技出欄一頭豬平均虧損70.92元,雛鷹農牧則虧損140.11元,毛利率分別為-5.68%和-26.94%。

隨后,豬肉行業受疫情影響明顯。自2018年8月份起爆發非洲豬瘟疫情后,活豬(包括商品豬、種豬、仔豬)跨省調運受到較大影響,產區與銷區之間的差價異常的擴大。

2018年全年來看,生豬養殖企業的業績同樣不樂觀,整合行業都未能幸免,行業老大溫氏股份2018年業績也出現下滑,去年實現凈利潤39.62億元,同比下降41.31%。

雛鷹牧業最為慘烈,凈利潤虧損30.41億元,同比下降6828.95%;營收39.55億元,同比下降30.6%,頹勢明顯。正邦科技凈利潤為1.85億元,同比下降64.76%。

牧原股份的養豬產能分布,主要以長江以北的糧食主產區為主,也是生豬主產區。受到上述因素的影響,2018年10-12月公司的生豬銷售平均價格低于原先預計的水平,導致2018年度凈利潤低于公司先前預計的區間下限。

但本次行業危機卻給予龍頭企業重塑行業格局的機遇,許多環保不達標、零散經營、農家經營的小養殖場將初步退出市場。

牧原股份屬于自育自繁自養的生豬養殖龍頭,擁有從飼料加工、生豬育種、種豬擴繁到商品豬飼養的一體化完整產業鏈,這也是其在業內的獨特優勢,也是二級市場看好的重要原因之一。

財報顯示,2014-2018年,牧原股份生豬銷量分別為185.9萬頭、191.9萬頭、311.4萬頭、723.7萬頭、1101.1萬頭,5年時間銷量增加了4.92倍,公司生豬市占率從2014年的0.4%快速提升至2018年的2.5%,可以預見的是,2019年這一數據還將進一步提升。

不過,相對于溫氏股份53.02倍的市盈率,牧原股份高達 218.86倍的動態市盈率,是否已經透支了未來?

責任編輯:

相關推薦:

?

華股財經所載文章、數據僅供參考,風險自負。

提示:華股財經不作任何“加入會員、承諾收益、利潤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進行非法的理財服務。

華股財經為深圳市大贏家網絡有限公司旗下財經網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客服QQ:2491324951

二分时时彩在线计划